Endpunkt

文总会坑,脑洞永生

【沙李/大逃猜】第五站

本次大逃猜参与人员名单:

 @Lenas  @一口酸毒奶  @沛然于東  @一池越几荷  @桑葚洱海  @贫道江湖人  @痴媸  @墨  @Winters Sommersby  @九品中正  @紫芊若兰  @阿秋 以及我~


废话少说,看完开猜


以下正文





“好了,你开始讲吧。”

 

已经摸清了套路的李达康看见新上来的乘客——那是他自己。

不,也不是他。

乘客面容憔悴,点点霜华染鬓发。

明明相仿的年纪,却苍老得更多。

 

“我比你大两年。”乘客慢悠悠地坐下,双腿交叠,“说起来,你就是我,我也是你你难道不知道我的事?”

“废话!我要是知道,还用得着在这里听你短话长说?!你到底说不说!”

“你看你,老毛病又犯了。”乘客依旧平淡,对着炸毛的李达康毫不怯场,目光犀利,如坐诊医生,“急躁。”

 

“我一直想问你,你难道,不怕孤独吗?”

被提问的李达康敛了神色,偏过头不做声。

“你不是想听故事吗?那咱们慢慢聊。”

“其实我挺欣赏你的,雷厉风行,敢想敢做。金山、林城的发展不也有你的功劳么?”

李达康转过头盯着乘客。

“你无私,吕州那片美食城你说不批就不批,急坏了多少心怀不轨的人。吕州的百姓可就这么一个月牙湖,你没有私心没有利欲,硬气顶了几个月,干得好!”乘客点点头,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为官者,以人为本。信访办那窗口现在早跟银行柜台差不多咯,人民群众也没啥不满的,也就是一些工作态度的问题。记得孙连城不,现在是少年宫最受欢迎的孩子王了,左一个星星,右一个星星,过得多自在。你说京州发展得更好了你开心不?”

乘客手撑着膝盖微微向前倾身。

“当然开心啊!”李达康咧开嘴,眼神清明。“这好事谁会不高兴啊?”

 

“李达康。”乘客伸出手,用手指点点李达康,再点点自己。“准确来说,是我。不过我不保证会不会包括你。”

李达康迷糊了,他绷紧了脸,等待乘客开口。

“哈,你忘了?你也很自私的。”

“你跟欧阳菁怎么分的居,怎么离的婚,你不知道?当然欧阳菁也有责任,这事不提了。那佳佳呢?她现在在美国找了工作,没跟我再联系了。她跟我说:你不是一个合格称职的父亲。我承认,李达康没有尽到父亲对女儿的责任。这不怪她。”

坐在对面的李达康低下头沉思。

“你刚愎自用,爱惜羽翼,这些都不稀奇。可是……沙瑞金呢?”

李达康猛地抬头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。

 

“你为了不落人口舌,拒绝了他。”

“你们本来是一场知遇之交,后来竟无联系。”

“你的抽屉还留着他送你的钢笔,你不舍得用,也不舍得丢。”

“你还存着他的电话号码,通话记录已经是很久之前了。”

“你偶尔会走神,有时吃着饭你也会想他。”

“你还会到林城去看看,打发了秘书之后,骑上自行车又环湖二十七公里。”

“经过篮球场的时候,你偏头在看什么啊?”

“你的心里还有他的身影,你一直在逃避而已。”

“你逃避什么呢?你又害怕什么呢?”

“你说:对不起,沙书记,我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

“那你干嘛抓着自己袖口不放啊,那你干嘛不敢直视沙瑞金眼睛啊?”

 

“噢,对,你没有这样做,所以你没有印象。”

“因为是我这样做了!”

 

滴——列车即将到站,到站的乘客请从右手边下车。

 

乘客站起身,走到李达康身边拍拍他的肩。

 

嘶——列车门开启。

 

“李达康。”乘客下车前回头望了他一眼。

 

“放过你自己。”

 

 

“叮咚叮咚——”

“车门即将关闭,请乘客们做好扶稳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(13)
热度(82)
  1. 阿秋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啦好啦(*/∇\*)我来认领自己的一节车厢(。ò ∀ ó。) @青海长云 @达康书记的公文包 这两...
  2. EndpunktEndpunkt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京州市地铁运营公司

© Endpunk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