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dpunkt

文总会坑,脑洞永生

【健炫/半架空】永无乡


时间线《歌手5》,半(极不)现实向架空,全文10000字。

【写在前面:

对两位老师喜欢得太仓促,本来只是想借几分光让神仙一样的人物为我开开眼,没想到越写越割舍不下,最终还是觉得应该送给他们一个完整的故事。虽然我能力有限,用尽全力还是只有碎片化的叙事,作为咸鱼摆脱不了一咸到底的命运QWQ  

但是我是真的很想努力写好,或许矫揉造作用力过度,甚至有点羞耻……还是决定要发出来,就算看的人并不多也一样。

因为这个故事是一个好故事,虽然它基本毁在我手里惹,但是我还是爱它。所以,如果你们点进来看到了它,看完了它,请留下小红心和小蓝手,或者用一条评论告诉我你的想法,无论褒贬,我都心怀...

【健炫健/点梗短打】春秋


【点梗第二篇,非典型abo,双o ,坤泽=omega。 bgm《雨后初晴》,时间:《歌手5》总决赛赛后。此处@掘墓者ing 】

林志炫在来到大陆前不曾刻意遮掩过自己的味道,在岛屿的湿润中它过于陌生,无人可以识别。直到某日,某个远涉北疆的旧情人归来,向他提到某些与之相似的知觉,比如,干燥,但对于其中更微末的枝节却又词穷而返于沉默。所以究竟如何?兴许只是略微干燥的空气,再怎么弥漫也只能让人感到舌苔发苦,并提不起什么兴趣来。

所幸他的皮相迥异于平乏的气味,是舌尖上一滴乌龙,浓淡相宜成一幅山水,又苍劲如金石设色。似风吹过竹林的声响,催人削之磨之,用文火细细地熬,熬出那汗青来衬心头血的红。...

【健炫健/点梗短打】杉

点梗第一篇,bgm:《假如爱有天意》此处 @你的妖精墨轻安 

【时间线在2014中韩歌会时期,据我推测应该是两位老师第一次有交集……当然如果有更早的交集也请大家指出~】

十一月的首尔寒意不浅,机舱里暖气很足,水汽顺其自然在舷窗上蒙了一层,于是外边的航站楼也亮得昏昏沉沉,引人瞌睡。好像是在下雪了,林志炫有点迷糊,他的围巾直到现在都透着潮意,总之一定有什么东西偷偷摸摸飘了下来,沾在上面融化,不讨厌,却让人提不起精神。

室内仍有散不掉的脂粉味,混着不同牌子卸妆水的味道,甜腻发粘,往本就有些不通气的鼻子里钻。真是什么事情都不适合做,只好睡觉。
在闭眼的前一刻,一种中药柜的苦味散...

如果有人吃我最近写的冷cp(李健林志炫无差),你点歌,我来写,写不出的就唱。字数400~600,仅限双仙。文风点头像看小短打。

太冷了要死了呜呜呜呜
在成绩出来之前疯一把谁来陪我QAQ

就算不吃的小伙伴看到了推荐一下好吗,我真的只想推广一下神仙cp,qwq

【健炫健/短打】无题之三


【瞎jb写,为什么高产?当然是因为发现两位老师在同一个节目翻唱过同一首歌遂大喜(喂!)】


排过第三遍,有人来催了,话照例说的蛮客气,林志炫抬头才看见下一位动物样蜷在最那边的角落,垂眸风轻云淡,却也瞥一眼腕间来应景。那末再来一遍也无所谓的,他想,李健看起来就很愿意等。


掠过那里的灯光被拉长到发雾,像水波,把人明暗成魑魅。落在眼底是城市虹霓在夜半的路边水潭中晃碎,浅薄又晦涩。李健的佯装的确浅薄,心气是扇底藏风,斜斜一睨便走漏出来。大抵有不甘,像鼻尖湿漉的猫,虎牙露出一点尖,又忙不迭收回去。是该不甘,用心血研磨的东西谁愿意将就?何况台上的人更不将就,键盘再怎么柔下去也熬不化的嗓子,是匕首...

【健炫健/短打】无题之二


【继续瞎jb写,继续开假车,分不清上下系列】

李健今天穿了一件很考究的衬衫。手工刺绣的花叶纹由左胸蔓开自肩,石青和水绿,偏冷的典雅。里子是鼠灰真丝,带着珠光色,让林志炫想起在基隆某个冬天傍晚所见的一只猫。那时天已黑了大半,它蹲在车前盖上,白色长毛衍射一层积雨云底的银,是不属于亚热带的寒气。

他并不记得猫的瞳孔,动物的迅捷使它一闪而过,可李健却抬头,眼睛慢条斯理地移上来。灯光洒了细碎金箔,在眼睑上勾出雪线。是薄薄半捧,捧住蕴蓄的一汪泉,堪不得眉睫来压,一抬眼便要溢出来,只盛着开不败的春柳春花漾呀晃呀,不成样子。
再无人赏折,怕就要因风飞过秋千去了。

林志炫毕竟是南方人,和雪少打照面。热带岛屿哪识...

dongio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【健炫健/短打】无题

【复健期,瞎jb写,开假车】
 


       李健按下遥控器,画面一下子失声。乐队空空虚张声势,屹立于默然起伏翻涌的暗蓝色中的人却仍带格韵,并不被静默所吞食。李健陷进沙发,默默看着,没有什么发声共鸣气息的精巧,珠帘好像终于挑落了,显出身型瘦削,镜片后的眼眉,清明磊落是一支散曲,自有笛来和。

       见林志炫第一面的时候,李健想到的第一个词是魏晋,双颊似乎有点过分瘦削了,是秀骨清相的。他还有点诧异在这种年纪怎会如此空泛而流于意象地去形...

薄暮:

记住了,明白了√

一杯奶茶西米露:

记住了

四喜丸子:

陷入沉思 🤔

阿刺:

噫……
是这样吗??🙊🙊🙊

© Endpunkt | Powered by LOFTER